入殓师灵异录 > 退婚后,她竟揣着崽穿喜服嫁皇叔 > 第068章 御前对峙,偏宠无底限

第068章 御前对峙,偏宠无底限

    面对轩辕极犀利无比地提问、以及威慑四方的气势,慕锦琛瑟缩了一下。

    景帝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慕锦琛说:“皇叔,太子没有死。他这是在诈死陷害我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顾小姐及时施救,太子早就死了。”李皇后怒吼。

    “顾卿洛?”慕锦琛愣了愣。

    竟然是她为慕锦书解除了“诛魂”之毒?

    景帝也很诧异:“顾家小姐还懂歧黄之术?”

    “回皇上,是白梅山庄的秘制解毒丹,阴差阳错救了太子。”李皇后道。

    慕锦琛要疯了!

    又是顾卿洛!

    这个女人想退婚,他成全她了。

    想要周记布庄,他也不和她争了。

    她怎么还处处与他作对?

    “那可真是太子的福分。”景帝捋着胡子,神情瞬息万变。

    君心难测,李皇后心中悲愤:昨夜太子命在旦夕,皇上也不去看一眼。如今人证物证俱在,皇上还要偏袒睿王吗?

    就因为她,打死了那个身怀异术的玉妃?

    “请皇上为太子作主!”李皇后跪下去,再难受也要保持着国母的形象。

    景帝问:“睿王你说,这事到底是不是你做的?”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慕锦琛听话听音,马上领悟到父皇要偏袒他,大声否认。

    李皇后气得气血翻涌:“皇上!”

    景帝抬手,示意她别插嘴。

    李皇后只得继续忍。

    “皇上,难道真是贺沁兰死而复生?”轩辕极和景帝面对面。

    一个是一国之君,一个是手握重权的异姓王,中间隔着二十七岁的年龄差。

    景帝今年已经四十三岁了,双鬓染雪。

    而轩辕极,正是年轻力壮之时。

    景帝看着轩辕极,心生感慨:年轻真好啊,看着就精神。

    可惜时光不能倒流,一老不回头。

    “贺夫人膝下就这一个独女,听说近来病得下不了床,若贺沁兰侥幸从太液池中活下来,必定露面。”景帝捋着胡子沉思,“这事应该不是她所为。”

    “皇上英明!”李皇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景帝又道:“若说这事是太子自导自演……也不无可能。”

    李皇后的脸色再次僵住。

    “那是他与顾卿洛在演戏?”轩辕极问,冷沉沉地语气一如既往,听不出喜怒。

    李皇后的心悬了起来:皇上会冤枉顾家吗?会吗?

    慕锦琛心生期待,道:“父皇,近来京中有传言,说太子欲纳顾卿洛为妾。儿臣怀疑,他们早就阴谋到一起了。”

    “胡说!”李皇后生气地骂,“顾小姐是本宫抓去太子府的。”

    “抓?”景帝诧异。

    李皇后道:“起先臣妾也以为,顾卿洛在为睿王谋害太子,特地送去淋了毒的雪芝草。直到顾卿洛提醒臣妾太子府有奸细,又为太子解了毒,臣妾才放走她。”

    “竟然还有这样的内幕?”景帝敛起长眉,似乎很为难。

    而轩辕极在听说顾卿洛半夜被抓,胸膛间翻涌起愤怒。

    该死,他们竟然半夜三更去惊扰一个孕妇!

    偏他昨晚遇月圆,毒发不能自控,无力救她……

    幸好顾卿洛自救了,要不然他今日醒来面对的可能就是一尸三命!

    想到这儿,轩辕极抖了抖,强烈的惊惧和悲伤从心底蔓延而出——不,绝对不能再那样了!

    “皇上!”

    轩辕极突然跪下,“睿王私设毒室,除了拥有大量南疆毒物,还有蛊虫。臣弟怀疑睿王有谋反之心!”

    景帝脸色大变,看慕锦琛的目光立刻变得警惕起来。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绝无此心……”慕锦琛被轩辕极的言论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轩辕极道:“东州历来最看不上南疆那些卑劣手段,甚至不接纳南疆人进入东州。睿王却暗中与南疆勾结,圈养毒虫毒物,其心实在可疑!”

    “慕锦琛!”景帝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自古帝王多猜疑,疑心一起便如鲠在喉。

    即使是他最偏宠的儿子,也不能例外!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没有。那些东西,是贺沁兰留下的,儿臣也不知道她是从哪儿弄来的,更不知何时在府里建了间毒室。”慕锦琛心里暗暗叫糟,嘴上还是坚持着最初的说词。

    “自己府上的事都不知道,将来何以助太子平定天下?”轩辕极喝问。

    慕锦琛:………

    嗷,小皇叔今天疯了吗?事事针对他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太傅携着一众官员前来:“臣恳请皇上彻查太子中毒一事,千万别放过下毒之人!”

    “齐家治国平天下,家事不平,何以平天下?请皇上圣裁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言官们的逼迫,让景帝很不爽。

    但他也认清了一个道理:慕锦琛的能力没有达到他的预期。

    唉,要是皇子有个像轩辕极这样的,他何愁搞不定东宫?

    可惜没有。

    “皇上!皇上!”

    言官们恳切的催促,让景帝心烦意乱。

    再看看闯了大祸却只知道低着头等保护的慕锦琛,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暴躁的吼:“来人,把睿王拖下去好好反省!”

    “皇上,只是反省吗?”李皇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“太子差点儿就死了啊!”

    景帝郁闷地说:“这件事情还有疑点,不能完全证明是睿王所为。”

    慕锦琛暗暗松了口气:父皇还是疼他的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太监来报:“皇上!太子求见!”

    “太子?”李皇后急忙起身往外赶,“太子刚解毒,身体虚弱,大雪天怎么还来了?”

    殿门一开,慕锦书惨白着脸摇摇晃晃地走进来:“父皇,儿臣有本要奏!”

    景帝眼中闪过厌弃,很快掩饰住,责怪道:“太子身为一国储君,却丝毫不爱惜自己的身体,让朕情以何堪?”

    “父皇请先看看这本贪污账册。”慕锦书把贪污账册拿出来。

    慕锦琛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轩辕极皱了皱,亲自接过贪污账册呈给景帝。

    景帝一翻看账目,整个人都不好了:“好你个慕锦琛,你竟然贩卖私盐,买官卖官!”

    “父皇,儿臣没有……”慕锦琛的声音,明显的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天啊,这本账册怎么会落到慕锦书手里?

    他找了许久都没有线索,突然就出现。一出现就是御前,这不是要他的命吗?

    http://www.rulianshi.la/tuihunhoutajingchuaizhaozaichuanxifujiahuangshu/33434793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ulianshi.la。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:m.rulianshi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