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殓师灵异录 > 龙武九尊 > 第四章:真当我弱智不成

第四章:真当我弱智不成

    村长陈柳宏死定着盯着血迹斑斑目光凶狠的陈遇,眉头紧紧皱起,心中已经笃定:既然与他已经结仇,而且对方誓死不愿交出免试牌,那此人绝对不可长留,以免养虎为患。

    不过,今日在众目睽睽之下,当着众乡亲的面,自然不可能直接太过用强,直接对他下杀招。

    那......

    他脑海里忽然闪过一道阴险的念头,干瘪的嘴角顿时浮现出一丝残忍的笑意,说道:“既然陈遇枉顾众乡亲的意愿,不愿烧毁这些花卉,也不愿意交出免试牌,那我们暂时尊重他的想法,此事以后再做商量。”他挥挥手,“现在都散吧,都散了。”

    “爹,”陈火昆着急道,“不能就这么算了,免试牌还没拿到手。”

    陈柳宏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混账,爹说的话不管用了?”,说完,一拂袖,气呼呼的转身从小道离开。

    陈火昆怒视着陈遇道,“这事没完。”然后赶紧追了上去。

    看着村长和他儿子,还有那些村民离开的背影,陈遇牙关紧咬,双拳攥得紧紧的,刚才陈柳宏脸上阴晴不定的变化,他可是清清楚楚看在眼里,不知对方在又打什么算盘,一转眼,便当众说放弃抢夺免试牌,而且也不准备烧毁自家的花卉,显然是这只老狐狸心里有了更阴险的打算,这是明摆着的事,自己必须小心防备才是。

    他转身进屋,在院子角落的水井中打了桶水上来,将血迹身上血迹清洗干净,包扎好伤口,换上一身干净粗布衣服。

    收拾一番后,他跪在堂屋正中娘亲的灵牌前,低垂着头。

    “娘亲,今日之事你也看到了,他们都是一群趋炎附势,唯利是图之辈,你当初为他们付出那么多真的值得吗?”

    “你当初一直孤苦伶仃,没有一个人帮助过你,甚至连一句慰问也没有?”

    “说到底,在这个世界上,善良是不是真的一文不值?”

    曾经年轻时候的陈秋燕,有一次在后山干农活,无意中看到一只发疯的野猪,正追撵村里两个七八岁的孩子。

    她作为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,当时见到这种事,竟然没有第一时间跑回村里找人帮忙,而是放下背篓便冲上前去,用手里仅有的扁担,驱赶那头疯狂袭击儿童的野猪。

    因为她觉得如果自己跑回村里找人过来的话,一来一回,时间上绝对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,她提起手中扁担,拦在野猪和孩子之间,对身后的两个孩子说了声,“赶快回去找大人来帮忙。”

    孩子走了,陈秋燕一人抵挡着这只凶横的野猪,等其他人赶来之时,她的左臂已经骨折,整张脸已经面目全非。

    众人举着火把赶走了野猪,陈秋燕经过两个多月才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至此之后,她的左臂一直无力抬起,脸部也被完全毁容,脸上的伤疤沟壑纵横。

    直到走到生命最后的岁月,也没有任何一人上门提亲,她就这样孤苦伶仃的过着,慢慢的越来越离群索居,没人一个人愿意和她来往。

    除了含辛茹苦的抚养陈遇,她最大的爱好便是栽培庭院和围墙上的那些花卉了。

    年复一年,各种各样的鲜花爬满了窗台、围墙、屋顶和烟囱,这栋小房屋变得花团锦簇,灿烂夺目。

    “娘亲,你的善良无疑是伟大的,不过,以德报怨,那我们何以报德呢?”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恐怕还没善了,你放心,我一定会保护你留下的东西,不会仍人随意践踏,即使两个月后我离开这里,前往灵剑门,也会将你种下的花卉随身携带。”

    整个空空荡荡的堂屋里,陈遇喃喃的说着话,将心中的打算,一五一十向已逝世的娘亲诉说着。

    他俊朗的脸上带着愤恨,同时,也带着几分对娘亲这种善良的不解。

    “年轻小娃,你很喜欢一个人自言自语?”声音从堂屋上方的房梁处传来。

    “自言自语有何不可,一种习惯罢了。”陈遇回答道。

    说完之后,他表情一愣,“谁,是谁在说话?”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刚才收拾一番后,回到堂屋时已经顺手将门掩住,那到底是谁在说话,按理来说,堂屋里没有任何其他人才对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老夫在说话,这里。”沙哑的声音从头顶传来。

    陈遇抬头望去,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,脸上写满了疑问。

    只见房梁上方,站着一只羽毛泛着黑色光泽的乌鸦,两只圆鼓鼓的眼睛,仿若有意识的人类那般,直视着跪在灵牌前的陈遇。

    它的上喙尖锐细长,呈灰白色,体型约有三十公分,姿态傲慢,轻轻扑打着翅膀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你在说话?”陈遇目瞪口呆地说。

    乌鸦翻了下眼皮,挖苦道:“瞧你那少见多怪的德行,大千世界无奇不有,老夫会说话,自然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。”

    陈遇甚是觉得不可思议,这只黑色乌鸦不仅通晓人类语言,交流起来完全没有葬爱,而且不停以老夫自称,莫非乌鸦只是它的外形而已,其灵魂却影藏着一位耄耋老人?

    “那,敢问尊姓大名?”

    “老夫已经不知活了岁月,沧海桑田,时过境迁,对于原来的名号,老夫已经毫不在意,不提也罢。”乌鸦毫不在意的说。

    不会是一只仅会夸夸其谈的怪物吧?陈遇皱起了眉头,“敢问你今天来到这里,有何贵干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做来到这里,我一直就住在这里,严格来说,一直住在你丹田之内,只不过以你的实力,未能察觉罢了。”乌鸦说道,“不过,还得感谢你这三年不停为我供养魂力,要不然我也没办法以实体形态出现在你面前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陈遇眼睛睁得鼓圆,豁然间明白过来,这三年为何感受不到一丝武魂之力,原来是全部被这家伙抢夺吸取了,搞得自己不仅毫无进步,而且和没有觉醒武魂之力的人一般无二,他顿时怒火中烧,三两步走到门后,抓起扫帚就往房梁上的乌鸦不停拍打,“给我下来,我要捏死你。我说为什么这么奇怪,原来这三年一直是你在捣鬼,快给我下来。”见扫帚并不能够着房梁上的乌鸦,他一把将扫帚扔了上去。

    乌鸦向后退出两步,躲过飞来的扫帚,淡然道,“年轻的娃,莫激动。老夫本可在恢复实质后,直接离开这里,周游世界,游览山河,潇洒度日,也算是一种无比惬意的生活吧。但念在你始终助我三年魂力,且在毫无希望的日子里,没有懈怠过半分,也算是心志坚定之人,姑且才留下来,准备将这个人情还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我?”陈遇咬牙切齿,悲愤交加,整整三年时间,全被这只臭乌鸦耽误了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先跪下给我磕三个头,然后恭恭敬敬拜老夫为师,老夫就勉强帮你恢复到以前武徒七重的实力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陈遇沉默着,慢吞吞走到窗户旁,关好竹窗,脸上带着邪恶的笑容,突然捡起桌子下方的簸箕,直接朝乌鸦砸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偷偷摸摸吸取我的武魂之力,还想让我给你跪下,真当我弱智不成?”

    板凳、竹篓、拖鞋不断向房梁上砸去,“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!”陈遇拿起手边能拿到的所有物件,攻击这只偷了他三年武魂之力的乌鸦。

    一时间,堂屋里四处飘散着脱落的黑色羽毛,鸦鸣惨叫声不绝于耳。

    http://www.rulianshi.la/longwujiuzun/3342692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ulianshi.la。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:m.rulianshi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