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殓师灵异录 > 联盟:你的野区我养猪 > 第一百七十三章 给我一个面子。

第一百七十三章 给我一个面子。

    然而回到基地岳秋白刚想收拾东西,就得知了诺夏和林清若给他约好的洽谈,再一听是和电竞专业有关,还是985的院校要洽谈,岳秋白一下子就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但白姐姐那边也刻不容缓,听悠悠的意思,恐怕是人已经不行了,赶过去要见最后一面了。

    在岳秋白左右为难之下,还是咕咕出来说了句话:「也不能什么事都指着小白,这次咱们就自己去吧,他谈个女朋友也不容易。」

    大家一听咕咕这话,也骤然反应过来,是啊,怎么不知不觉之间就觉得必须带上岳秋白了呢?虽然他是队长,但是也不能那么依赖他,这不是教练还在呢吗?

    于是也都纷纷表示他们可以独当一面,让岳秋白放心地去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已经很久没有回到重庆了,再次回来岳秋白只有一个感受:热。

    六月的重庆已经像个大火炉,他和悠悠下了飞机之后根本顾不上别的,直奔白卿荷所在的医院。

    在车上,悠悠不停地掉眼泪,说白姐姐已经在ICU两天了,还不知道能不能救回来。

    岳秋白只得不停安慰她,心里还纳闷怎么会这么突然。

    到了医院,悠悠已经哭麻了,哭哭啼啼地找问诊的护士小姐姐问白卿荷的病房。

    护士也一头雾水,住院的太多了,这里又不是酒店,哪里就能查到患者住哪个病房了。

    岳秋白想着就算白卿荷住在ICU,她的手机应该也有家属拿,于是往她的手机上打了个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很快就接通了,意外的是接电话的是本人。

    白卿荷也很意外:「小白?怎么了?」

    岳秋白看了一眼悠悠:「悠悠听说你病了,我们两个连夜飞回来的,现在在医院的大厅。」

    白卿荷有点惊讶:「没什么严重的,怎么还特意回来一趟?你刚刚回国不好好休息。」

    岳秋白已经意识到这件事情中间可能有什么不对劲了,但是看着一旁悠悠担忧的眼神,还是没说,只是问了她的病房号,就带着悠悠上楼了。

    饶是岳秋白作为一个穿越回来的人,知晓很多秘密,但此时在白卿荷病房里的人也实在出乎他的意料了。

    是庄总。

    穿着还是浮夸又精致,一看就价值不菲的白色高领羊毛衫穿在他的身上,显得整个人都有一种……诡异感。

    啧。

    岳秋白终于明白自己哪里不对了,他之前一直当庄总是喜欢同性的,可是又怎么会出现在白卿荷的病房里,而且还在给她……削苹果。

    而悠悠已经拉着白卿荷的手哭起来了:「你怎么呀呜呜呜妹妹给我打电话说你快不行了……呜呜呜。」

    白卿荷也一脸疑惑:「我就是急性阑尾炎,做了个小手术,前两天清醒的时候少,就没拿手机,怎么就快不行了?」

    悠悠也一脸懵懂,两个人坐在那细细对了一会,才捋清楚到底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白卿荷阑尾炎发作痛到晕倒,给她的妈妈打电话,说自己阑尾炎了,她妈妈吓坏了,又暂时回不去,于是给她小姨打电话,是这样说的:「卿荷阑尾炎疼得快不行了,快去救救她。」

    然后她小姨慌忙赶去,匆忙间给自己老公打了个电话,让他通知闺女自己晚上不回家做饭了,是这样说的:「卿荷快不行了,在抢救了,我现在去医院,就不回去了。」

    白卿荷的小姨父就立刻给白卿荷的妹妹打了电话:「你姐快不行了,你妈这几天都不回来了。」

    白卿荷妹妹吓毛了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,只能给悠悠打电话:「悠悠姐,我姐要死了,快回来见她最后一面吧。」

    以讹传讹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最后一切水落石出,得知白卿荷也不过就是阑尾炎而已,手术都做完了,她们来得再晚点,刀口都要愈合了。

    而岳秋白则还是很纠结庄总为什么在这里,可是又不好意思问,因为庄总和白卿荷看起来比悠悠和白卿荷还像姐妹。

    最后还是白卿荷看不下去,问了一句:「悠悠没告诉你吗?」

    岳秋白一怔:「什么?」

    白卿荷:「这我表哥。」

    岳秋白:「……」

    这下子所有事情都水落石出了,为什么庄总愿意给他签超A合同,看样子也是承了悠悠的人情,是她靠着闺蜜给自己要来的合同啊。

    还有种种事情,都有了解释,比如为什么白卿荷的资源那么好,又比如悠悠一个新人怎么爬得那么快。

    而另一边庄总削完苹果,也开口了,跟岳秋白寒暄了两句之后,轻描淡写地给岳秋白丢了一个新工作出来:「过两天斗鱼要做一档节目,会请明星到直播间来和电竞选手打游戏,暂定有5个明星,现在选手定了你一个。」

    这种活动对岳秋白来说已经很熟悉了,从S7、S8开始,LPL的商业价值越来越高,就开始有明星把炒作转到这种剑走偏锋的「接地气」活动上。

    跟电竞选手做朋友,也是一些小明星为了炒作自己而会做的事。

    所以岳秋白也见怪不怪了。

    只是悠悠一下子很激动:「天呐,有林帅哥和吴帅哥吗?我喜欢他们!」

    只是人选还没完全确定,都还在洽谈中,所以庄总也不能完全确定,只是笑了笑。

    既然知道白姐姐安然无恙了,那悠悠也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岳秋白想着都已经回重庆了,那不回一趟家好像说不过去,于是就问悠悠要不要和他回一趟涪陵。

    悠悠的小脸「唰——」地通红:「要要要见家长了吗?有有有点早吧?」qδ

    岳秋白失笑,刮了下她的脸:「之前给她打电话的时候不还很了不起的样子吗?」

    悠悠害羞地说不顺一句话:「那那……那不是……两回事嘛。」

    「没事,就是一起吃个饭,别怕有我呢。」岳秋白这样说道。

    可是在镇子里「一起吃个饭」从来不是简单的一起吃个饭。

    就和看岳秋白打季中赛一样,几乎岳家所有的亲戚都过来吃了这顿饭,尤其是刚放假回家的岳秋白表弟,甚至带了拍立得过来,拍了很多照让她签名。

    在涪陵待了几天,带着悠悠四处玩了玩,岳秋白先后接到了导员和诺夏的消息。

    说得都是同一件事:他该回去办理毕业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而悠悠也刚好要回去一趟,她和岳秋白差了一届,也是时候回学校办理实习的问题了。

    于是两个人就这样一起,再次坐上了去哈尔滨的飞机。

    哈尔滨的六月还没入夏,大街上甚至还有穿长袖长裤的。

    这种天气让刚从闷热的火炉出来的岳秋白心情都好了很多,回到寝室,大侄儿已经先行一步回来了。

    而阿乐也在当天下午赶了回来。

    几个人说说笑笑,岳秋白只觉得感慨万分。

    大侄儿根据家里的安排考进了家乡的银行工作,而阿乐则是考了公务员,打算明年就和大学时就在谈的女朋友结婚了。

    而聊着聊着,大侄儿突然停顿了一下,然后像是终于想起了什么一样,小心翼翼地拍了拍岳秋白:「对了,小白,今天在外面实习的基本都回来了,晚上班长组织想要聚个会,他委托我邀请你,你来吗?」

    岳秋白失笑:「直接说就行了嘛,还什么委托不委托的?」

    大侄儿讪讪道:「大家都觉得你现在是公众人物了,不见得会愿意来。」

    岳秋白一愣,好熟悉呀,前世的他不就是把自己当成公众人物,然后与这些同学愈走愈远了吗?

    想到这他温和地笑了笑,问大侄儿和阿乐道:「你们觉得呢?」

    大侄儿和阿乐连连摇头:「你一点没变。」

    岳秋白笑了。

    这场饭局定在了学校附近的一家东北菜馆,岳秋白他们到得稍微晚了些,到了之后就听到包厢里非常热闹,人应该是已经到了不少了。

    岳秋白推开门进去,喧闹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刚刚还聊得热火朝天的众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就很恐怖了,如果一群人聊得热热闹闹,你到了他们就不说话了,那么情况只有一个,他们聊天的核心是你。

    岳秋白也意识到了这件事,但他不介意,他笑了笑自己主动打破尴尬:「好久不见了各位。」

    尴尬的沉默被这句话打破,大家一下子就又热络起来。

    组织聚会的班长更是站起来邀请岳秋白直接坐在他身边,还笑着说:「了不起了呀,岳神。」

    岳秋白笑着拍了拍他肩膀:「没什么了不起的,还是大家的同学。」

    突然一个坐在岳秋白对面穿着一身西装三件套的男生冷笑了一声:「当然没什么了不起的,一个打游戏的而已,你们也别太捧着他了。」

    这话说的不只是火药味十足了,简直是有点不礼貌了。

    岳秋白还未说话,有一个女生直接开口和他呛了起来:「你呢?你又有多了不起?找到工作了吗?好歹人家秋白挂着国旗给咱们拿了个世界冠军回来。」

    http://www.rulianshi.la/lianmengnideyequwoyangzhu/33434818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ulianshi.la。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:m.rulianshi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