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殓师灵异录 > 穿越后,我带丐帮富甲天下 > 第八十五章 她若是软弱,天下怕没有恶人了

第八十五章 她若是软弱,天下怕没有恶人了

    见过不要脸的,像牛娃子的娘这么不要脸的,还是头一次。

    赵浅浅本不想理她,把牛娃子的伤治好也就算了,这胖妇人还真是裤裆里人虱子,非要扭着臊,她今天不把这虱子掐了,日后就别想安宁。

    赵浅浅冷冷道:「要赔你多少银子?」

    牛娃子的娘手指一伸:「一百两!」

    赵浅浅道:「那你说说,这一百两是怎么算出来的?」

    牛娃子的娘挺了挺两个大皮球:「他砍了我家牛娃子,就得赔一百两银子,就这么算的。」

    赵浅浅神色如常道:「行,你们母子俩吃了我们两碗白米饭,一碗一百两,一共二百两,看在你们为我们做了一上午的工,给你打五折,收你一百两你先把这一百两付了,我就付你一百两。」

    「你刚刚说了吃饭不扣我们钱的,你使诈,我要去少爷那里告你。」

    赵浅浅挑眉:「没错,我是说不收钱,但在这之前我还说了,你们跟着我们一起开荒种地,就是免费吃饭,可现在我改变主意,不要你跟着我们一起种地,你就得付银子吃饭。」

    「你打发叫花子的两碗馊饭,还收一百两,你抢人那?」

    赵浅浅两手一摊:「抢人这种缺德的事,我可不做。」

    「你敢说我们寨主缺德?我非得告诉少爷,让他撕烂你的嘴。」

    赵浅浅白她一眼:「我可没说,这话是你说的。」

    牛娃子的娘哼哼道:「哼,谁不知道寨主专做抢人的事?你不是说寨主说谁?」

    赵浅浅对众人道:「山寨的乡亲们可都听见了,到底是谁说寨主缺德,到时候乡亲们可得替我作证呀!」

    牛娃子的娘,三两下便跳进赵浅浅给她挖的坑,自己几斤几两心里也没个数,现在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她瞥了赵浅浅一眼:「你别给我胡扯,我们说赔钱的事,你扯到寨主身上干吗?别以为老娘好糊弄,想跟老娘抖,你还嫩了点儿,牛娃,走,咱这种去找少爷,砍了人还敢不赔银子,我看她有几个脑袋。」

    牛娃子的娘说着推开扶着牛娃子的两人,自己扶着牛娃子去找「少爷」去了。

    山寨的人开始七嘴八舌。

    「走吧,先去干活,这一还没完,后头还有好戏看。」

    「谁第一不好惹,非肥婆莫属,这姑娘也是倒霉。」

    「你说咱们还去不去干活儿呀?要是肥婆真把少爷叫来,这地还让种吗?」

    「肥婆真能把少爷叫来?」

    「你可别忘了,她有个侄女是少爷的宠妾。」

    「先做着吧,就算少爷不让种了,这晚上还有饭吃,管他娘嫁给谁,先弄一顿饭吃,再说是二当家让咱们来的,这么走了,也不合适。」

    众人议论着拿起农具割草去了,剩下两个洗碗的,两人干活还很麻利,二虎走过去向两人打听了牛娃子一家人的事。

    原来牛娃子不是肥婆亲生的,是她男人抢劫时带回来的,肥婆一个仔也没下,她男人把牛娃子当儿子养,肥婆不太喜欢这个儿子,她的男人像山寨的其他壮汉一样,常年跟着寨主在外。

    牛娃子的娘偷偷在寨里找了个相好的,倒是不知道是谁,只是大家都在传。

    她的姐和侄女以前在城里大户人家做仆人的,不知怎么的,她姐死了,留下侄女来投奔她,那女子模样不是很出众,可会勾引男人,李箫然被她迷得神魂颠倒的。

    「你们最好别招惹她,这山寨谁最不好惹,非她莫属!」

    赵浅浅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,也没放在心上,她不会为这些无聊的事浪费太多时间,不过山寨的人除了八挂看热闹,好像对别人

    的遭遇没什么同情之心。

    趁时间还早,赵浅浅便去四处看看,开荒出来,种上庄稼还没水浇,靠人工从山下挑水上来,工作量太大,得想办法把水引上来。

    开荒越多,离山寨越来越远,每天耗费在路上的时间越长,到最远的地方,估摸着要两个时辰,到明年收庄稼时,这么远的距离,一天也收不了多少,如果是抢收不及时,会坏在地里。

    在山上走了一下午,赵浅浅做了个决定,在山寨外修房,每隔一定距离修一些房子,安排一些人住下,常年管理周围的庄稼。

    分区收分区管理,按收成多少给管理庄稼的人分成,这样能提高大家的积极性。

    夕阳的辉落下,赵浅浅回到寨里,刚吃过晚饭,便听见外面有人说话。

    杏儿匆匆忙忙跑进来:「小姐,不好了,牛娃的娘带着人上门,说是少爷要见你,若是你不去,就让他们把你绑了去。」

    杏儿话音刚落,便听见牛娃的娘叫道:「姓赵的,出来跟老娘走一趟,少爷要问你话。」

    赵浅浅慢条斯理地从屋里走出来,环抱双手,好整以暇地看着院里的七八个人,其中六人带着刀。

    一个长得獐头鼠目,一口大龅牙的人男子,看了牛娃的娘一眼:「你说的就是她?」

    牛娃的娘咬牙道:「就是她,她指使人砍了牛娃子,还讹诈我。」

    男子眯了眯本就小的看不见的眼,阴阳怪气道:「识相点,把银子赔了,否则一会儿见了少爷,可就没这么好说话了。」

    赵浅浅冷声道:「我说过了,你们先付我一百两,我才赔你们一百两。」

    男子瞥了赵浅浅一眼:「你当我们傻?我付你一百,你又赔我们一百,那不是我们一分钱也没捞着?」

    赵浅浅挑眉:「傻不傻心里没点数?」

    男子怒道:「嘿,你还敢顶嘴,看爷不好好教训你,不过我看你咋觉得有些眼熟,咱俩是不是在哪儿见过?」

    男子手指在额头敲了两下,恍然大悟道:「钱满堂,你是钱满堂那个恶婆娘,讹了我一百两银子的恶婆娘。」

    他一进门,赵浅浅便认出他来,他是去钱满堂闹事的龅牙男子,还以为他是唐林的手下,没想到他竟然是山寨的人。

    赵浅浅看傻子似的看着他,慢条斯理道:「不错是我,怎么上次的教训还不够?」

    龅牙男子气的跺脚,喘着粗气在院里踱来踱去,随即指着赵浅浅道:「今天在老子的地盘上,看老子不好好收拾你。」

    龅牙男子一挥手:「把她给我捆了,拉去见少爷,老账新账一起算,非得让她吃不了兜着走。」

    几个拿刀的人立即围了上来,赵浅浅摆摆手,云淡风轻道:「我跟你们去见少爷,带路吧。」

    看她如此沉着冷静,声音不大,却有着慑人的气场,几个拿刀的人不自觉地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牛娃的娘哼了一声,扭着肥胖的身体,拉了龅牙男子一把:「走,让她嚣张,等下见了少爷有她好果子吃。」

    赵浅浅跟着几人来到李箫然的宅院,院里依然是歌舞升平,酒肉飘香,李箫然正斜躺在床榻上,五六着女子围着他,个个都使尽浑身解数讨李箫然欢心。

    一个绿衣女子,往李箫然的嘴里塞了一颗葡萄,李箫然含着一半,绿衣女子凑上嘴,含着另一半,两人你情我浓,眼神渐渐变得迷离起来。

    「少爷,我把姓赵的给您带来了。」龅牙男子道。

    李箫然正陶醉其中,并未起身,龅牙男子又重复了一遍:「少爷,小的把姓赵的给您带来了。」

    李箫然触了触眉,轻轻推开绿衣女子,坐正身子,不耐烦道:「他娘的,扫了

    老子的兴致,有屁快放。」

    龅牙男子忽然跪在地上,往李箫然面前爬了几步,哭得像死了亲娘:「少爷呀,你得为小的做主呀,这个女人在青云城讹了我一百两银子,现在又讹诈月娥姑娘的姨母一百两,她还唆使狗娃子砍人,把月娥姑娘的表弟砍得差点没命,求少爷为小的们做主啊!」

    牛娃子的娘扑通一声跪下,给李箫然磕了一个头,然后咬牙切齿道:「少爷,这丫头根本不把你放在眼里,我都报了少爷的名号,她还变本加厉,说你就是一个草包,还对我们母子拳打脚踢,还说寨主是个缺德的人,说寨主和夫人不得好死。」

    这两人添油加醋的本领还真是一流,诬陷他人的话简直是信手拈来,脸不红心不跳,一点愧疚感都没有,还嫌料不足,有的没的都往里面加。

    赵浅浅好整以暇地看着二人,并不辩解。

    绿衣女子瞟了一眼地上的两人:「少爷,我姨母性子软弱,常受人欺负,我那表弟身世可怜,打小没了母亲,幸得我姨母善良,把他当亲儿子看待,没想到,在您的地盘上还会遭到一个外人的欺负,我姨母真是命苦!」

    原来牛娃子并不是她亲生的,怪不得一点不关心牛娃子的伤,一心只想着赔银子,这牛娃子也真是可怜,就是个被人养来碰瓷的工具。

    不过绿衣女子简直是睁眼说瞎话,牛娃子的娘也叫软弱、善良?那天底下怕是没有凶恶的人了。

    绿衣女子的眼泪如六月天的雨,说来便来,哭得梨花带雨,我见犹怜。

    赵浅浅看了绿衣女子一眼,感觉这女子眼上去有些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,却又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「哎哟!我的小心肝!可别哭坏了,我会心疼的,来来把眼泪擦了。」

    李箫然说低下头,伸出舌头把绿衣女子脸上的眼泪添了个干净。

    一旁的红衣女子送上一张手帕:「哎哟!花姐姐,你就别难过了,这点小事少爷还能不为你做主吗?你大老远从青去城跑来山寨伺候少爷,少爷怎会看你被人欺负,欺负你的人,不就是欺负少爷吗?」

    这些人可真会添油加醋,赵浅浅懒得理她们,不过红衣女子倒是提醒了她,只是没想到,绿衣女子居然是......

    「你可知罪?」李箫然道。

    「少爷应该先了解下实情再来审问!」不知二当家何时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http://www.rulianshi.la/chuanyuehouwodaigaibangfujiatianxia/3343481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ulianshi.la。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:m.rulianshi.l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