入殓师灵异录 > 不努力修仙,就要回家继承王位 > 111.聂千桦:魔尊是我义父

111.聂千桦:魔尊是我义父

    萧稚音笑着点点头:“正是,前段时日我看师兄四处打听卜算方面的学问,便想着把它送给你……啊,对了,还有几本剑法,我自己恐怕不大能钻研好,回宗门之后师兄教教我吧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她那几本传承得来的剑法,也愿意同崔青岁共享。

    崔青岁神色复杂地看着萧稚音,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欲言又止,最后只是摸了摸萧稚音的脑袋,道:“阿音的心意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萧稚音顿时笑得眉眼弯弯:“喜欢就好!”

    两人对视着,忽然都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崔青岁看着萧稚音明媚的笑颜,见她满眼都闪着真心的光亮,不由得微微垂眸,不敢看她,但微微泛红的耳尖却泄漏了他内心的不平静。

    而萧稚音竟然也难得有些羞赧了,她抿了抿唇,时不时偷偷看一眼崔青岁——她的师兄很好看,她一直都知道,宛如山上雪、宛如云间月,皎皎不可攀,但此刻,这样一位美姿仪、潘安貌的郎君却因为她而害羞……

    萧稚音觉得自己该做些什么,比如抱一抱崔青岁,而后蹭一蹭他的胸口,冲他撒个娇。

    再比如,踮起脚、摸一摸崔青岁眼角下那颗泪痣。

    崔青岁似乎察觉到了萧稚音的蠢蠢欲动,不由得屏住了呼吸,等待萧稚音说话,亦或是……

    萧稚音在内心里疯狂做着心理建设,一会儿觉得自己恐怕会唐突了崔青岁,一会儿又觉得这样的氛围,不做些什么实在是对不住阿姐的教导。

    ……不管了。

    美人在前,没有动作简直不是人!

    萧稚音眼一闭,心一横,而后便抬起了手,缓缓地靠近崔青岁。

    崔青岁耳尖更红了。

    却在此时,一道惊喜的声音传来:“呀,专业藕片打孔萧姐!”

    萧稚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崔青岁:“……”

    你妈的,为什么!

    两人的呼吸齐齐一窒,表情都空白了一瞬,而后同时回过神来,十分不自在地各自别开脸。

    萧稚音心里憋着一股气,转头看向这个让自己社死不说,还打扰了她撩汉的人。

    “咦,关风月?”萧稚音微微瞪大了眼睛,“还有这位……”

    来者确实是关风月,不过刚才出声打招呼的人并不是她,而是她身旁的一位俊俏郎君。

    关风月抿唇笑了笑,有些不好意思:“这位是我的好朋友,聂千桦。”

    姓聂?

    萧稚音心里一动,试探地看向聂千桦,聂千桦触及到了萧稚音疑惑的目光,有些赧然地笑了笑:“那什么,我是萧姐的粉丝……”

    萧稚音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,如果此人真和聂垚有什么关系,那见了她第一反应一定是弄死她,而不是在这儿来一场粉丝见面会。

    萧稚音这么想着,心下微微松了口气,但并没有完全放松警惕:“哦,承蒙聂郎君喜爱……聂郎君师从何处呀?”

    聂千桦笑了笑,道:“我是魔域来的,师从魔域尊者,魔域尊者算得上是我的义父。”

    萧稚音愣了愣,而后和崔青岁对视一眼。

    魔域啊,那可是跟仙界差不多地位的地方,并且那里的魔修和修真界为非作歹的魔修不同,他们都为人正直,且修炼的也不是什么邪功。

    传言道,修真界中,只有不曾滥杀、不曾作恶的魔修,才能“飞升”到魔域里去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这位聂千桦,高低也是飞升的境界了。

    聂千桦似是怕两人不信,还拿出了魔域特有的令牌给他们看:“我这是奉了魔尊的命令来修真界办事的,路上遇见了风月,便顺路一起同行了。”

    聂千桦话里话外没有什么破绽,表情神色都很自然,但不知道为什么,萧稚音心里还是觉得十分违和。

    但聂千桦疑似飞升境界,萧稚音不敢轻易试探,只是随意闲话几句,而后便准备上飞舟了。

    临走前,她看向关风月,问道:“相逢便是缘分了,我赠你一样东西,若是你需要帮助,只管用它便是了。”

    而后,她将谢初莲那块能号令阴兵三次的玉佩递给了关风月。

    关风月一愣,旋即明白过来萧稚音的意思,她有些感激地接下了这块玉佩,真诚道:“多谢你。”

    萧稚音笑了笑,道:“这东西是我好不容易得来的,乃是鬼王楚怜的玉佩,用处可大着呢。”

    关风月心下明白这是在拐着弯儿警告聂千桦,她并不觉得被冒犯,相反,她是十二宫弟子,精通看相的术法,谁好谁歹,她自然是能看出来的。

    之所以容忍聂千桦跟在自己身边,无非也是因为他的修为太高,而关风月最崩溃的,便是有这么一位不好惹的人跟着,她便不能够回十二宫,唯恐引狼入室。

    萧稚音送给她的东西,她一眼便看出来绝非凡品,又听萧稚音说这是鬼王楚怜的东西,心下顿时安心不少。

    萧稚音想了想,觉得只是一件东西,恐怕还不能够震慑聂千桦,于是又补充道:“若你无事,随时可来云霄宗忘忧峰找我玩儿,直接报我的名字就好,我是忘忧剑尊的亲传弟子,无人会拦着你。”

    说罢,她觉得应当是比较妥当了,又和关风月交换了玄玉令名称,加上了好友,便跟崔青岁一起上了飞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飞舟驶向天边,崔青岁长身玉立在船头,不知道在思考什么。

    萧稚音坐在他脚边的小躺椅上,被风吹得眯了眯眼,感觉十分舒适:“师兄,你站着不冷么?”

    崔青岁微微垂眸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好半天,他才道:“不冷。”

    萧稚音察觉到了崔青岁的心事重重,不由得坐直了身体,有些担忧地看着崔青岁:“师兄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崔青岁在想什么?

    他在想,自己对萧稚音究竟是什么样的一份感情呢?

    是兄妹之情吗?如果是,那他刚才为什么会在阿音抬手时暗自期待?

    是男女之情吗?好像又差了那么点儿意思。

    更何况,阿音如今还不到十六岁,尚未成年,不管是什么感情,自己还是得做个人才行。

    不然别说萧家那两位大佬不会放过他,就连他也不会放过自己。

    萧稚音见崔青岁不说话,皱了皱眉,站起身凑近了崔青岁,问:“师兄,你究竟怎么啦?”

    http://www.rulianshi.la/bunulixiuxianjiuyaohuijiajichengwangwei/33434820.html

    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rulianshi.la。入殓师灵异录手机版阅读网址:m.rulianshi.la